永华证券-高合“倒下”,非市场化发展的代价
你的位置:永华证券 > 网上股票配资公司 > 高合“倒下”,非市场化发展的代价
高合“倒下”,非市场化发展的代价
发布日期:2024-03-08 06:25     点击次数:199

  高飞昌/文 新造车企业高合汽车宣布停工停产了,时间是6个月。目前,高合员工发愁薪资发放,工人进不了工厂,供应商上门讨债,全国多处经销商闭店,一系列连锁反应出现。

  高合的轰然 “倒下”,并不十分令人意外。从2023年下半年开始,业界就断断续续出现关于高合的传闻,如裁员、减产。高合对于这些传闻,全部予以否认。高合的底气之一或在于,2023年6月,高合与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签署了56亿美元的合作协议。但随着时间推移,高合似乎难以等到这笔“救命钱”了。

  在汽车行业,高合汽车并不缺少 “光环”。首先,高合的品牌定位于高端豪华市场,其前两款车HiphiX、HiphiZ的定价分别在60万—80万元和50万—60万元,在一众新造车品牌中“鹤立鸡群”。

  其次,高合汽车的创始人丁磊,自带多重光环。丁磊曾在上汽体系工作多年,最高担任过上汽集团(600104)副总裁、上汽通用总经理。此后,在上海浦东新区担任副区长。还作为联合创始人,加入贾跃亭发起的乐视超级汽车项目。丁磊是少有的集国企高管、前政府官员、新势力高管多重身份背景于一身的创业者。资源丰富且深厚,这是行业对丁磊的共同评价。

  高合汽车的主体运营公司华人运通,在2017年才正式成立,比蔚来、理想、小鹏等晚了几年。但不论是在品牌定位方面还是在对外融资方面,高合一开始就出奇地“高调”。

  丁磊多次对外声称高合“不差钱”,华人运通也几乎没有社会资本融资。可以公开查询到的是,2021年11月,华人运通获得了交通银行上海市分行的50亿元人民币综合授信。另外就是,高合与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签署的56亿美元融资合作协议。

  长期在资金方面支撑华人运通运转的,据了解主要是来自于地方政府,包括上海浦东政府、江苏盐城政府、青岛政府等,另外还有一些上汽通用经销商的投资。

  获得地方政府的支持,是高合汽车发展中的重要步骤。为了能够尽快投产,高合起初与位于盐城的江苏悦达起亚进行代工合作。而后,高合将总部迁至青岛,意图在青岛申请独立生产资质,但并未成功。前前后后,高合与多个地方政府形成了深度合作关系。

  在汽车行业,与地方政府合作,是企业获得资金、生产制造方面支持的重要途径。但高合汽车留给业界的印象是,其非常侧重维护政商关系,而在更为重要的市场化开拓方面缺少章法。高合既没有采用社会资本拓宽融资路径,也似乎没有研究懂汽车市场,迟迟打造不出合适市场需要的产品。

  对于新造车企业来讲,若没有走量产品的支持,形不成规模效应,就难以获得营收与利润。高合直到2023年7月,才推出了售价在30万元区间的HiphiY车型。此时,面对竞品林立的市场,缺少突出产品优势的高合,已经措施了抢占市场的良机。随着被寄予厚望的HiphiY销量陷入低迷,高合汽车陷入“穷途末路”。

  纵观过去十年在中国拉开的这场新能源造车热潮,高合汽车堪称这一类企业的代表,即资源支持方面与地方政府深度绑定,管理方面依赖传统车企人才,市场营销方面缺少创新性思维。这些因素,使得企业无法适应充分竞争的现实环境。

  当前的汽车市场早已是充分竞争的市场,甚至来到了“价格战”的白热化阶段。随着新能源“鲶鱼效应”的消失,传统车企转型速度的加快,汽车市场留给新造车企业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。在高合之前,已经有拜腾、博郡、天际、威马等新造车公司陷入了发展困境。高合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  新造车企业要活下来,最需要做的就是研究用户,读懂市场,打造由完善可持续的产品、服务、营销组成的市场化的综合竞争力。

  2月22日,高合汽车在其官方APP上发布了《近期服务运营保障公告》,坦言目前正全力采取各种纾困举措,对部分服务按下“暂停键”。同时有消息称,丁磊在2月22日现身高合汽车上海总部。他坦言,高合汽车翻身的窗口期最多三个月,并提到,外面已经有很多公司对高合汽车感兴趣,收购或者投资。

  高合汽车已经陷入巨大的危机,丁磊的表态,有一些“亡羊补牢”的意味。但不管结果如何,业界仍然期望,高合能够在渡过低谷期后,尽早迎来新的生机。



相关资讯